"; if (disUrl!="") window.location.href=disUrl;
今日时间: 中共张家口市委、市政府新闻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新闻热线:0313-5919012
 
领导风采 张家口新闻 河北新闻 直通民生 张垣往事 房市楼市 张垣旅游 便民服务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视频新闻 聚焦三农 专题人物 健康美食 直通教育 人才信息
外埠看张家口 优秀单位 一线声音 图片新闻 张垣好人 名师名校 县区直播 博客论坛
康保县 张北县 尚义县 赤城县 万全区 崇礼区 蔚县 宣化区 下花园区 察北管理区
阳原县 怀来县 涿鹿县 沽源县 怀安县 桥西区 桥东区 经开区 塞北管理区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张垣文化
行走桑干河(3)
张家口大境门网   17-05-04 15:59

  无独有偶。相传明朝在张垣筑城堡时,因守门人姓张抵御外敌有功而得名,又传说这家伙生性愚憨,冲走了宝地的灵气,只给后辈留下“莜面、山药、大皮袄”这三样赖以生存的物件。这些传说多少有些苦涩和不恭,却描写了这一方水土的封闭状态。但我们仍然会叹息,这方寒土上的先人过分的不精致,才留下这样一些不精致的地名:南城壕、黑石坝、老缸房巷、三十二顷、大萝卜、黑车倌……

  而蔚县也同处在我们这方水土的西南角上,他们所起的地名就比我们的地名要精致得多。譬如,暖泉镇、西古堡、上苏庄、南张庄,等等。

  说到蔚县的民俗文化,我们不能不浓墨重彩地说一说蔚县剪纸。可是,眼下写蔚县剪纸的文章和报道实在太多太多,我们不想添油加醋,更不想依葫芦画瓢,我们想巧妙地绕开蔚县剪纸这个如雷贯耳的话题,可是在历史文化这个拐点上,我们却绕不开一个人,他就是近代史上开天辟地的剪纸巨匠王老赏。

  此刻,随着历史的云烟,壶流河的水浪退回到1890年晚清的岁月。当时,从蔚县的南张庄走出一个青年农民,他头戴驼绒毡帽,身着布衣,脚蹬千层底布鞋。看他的相貌和穿戴,谁都会想到他是一个早晨出去拾粪的农民,谁也不会想到,甚至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未来的他将会成为中国剪纸艺术开宗立派的人物。

  此刻,我们也只能说,机遇往往是为有准备的人而准备的。相传王老赏祖辈都是农民,生活拮据,只上了三年私塾,便辍学务农。他自幼酷爱剪纸和戏曲艺术,常去左邻右舍看刻染窗花,他看得全神贯注,如醉如痴,常常忘记回家吃饭。他去县城赶集也总是在窗花市场凝神端详,流连忘返。后来,王老赏拜窗花艺人周瑶为师,专门学习刻染窗花。他在周瑶的指点下,刻苦学习,孜孜不倦,日有所进,逐步掌握了握刀、镂空等剪纸技巧,并学会了点染、晕染等染纸方法,为他未来在剪纸艺术上的登峰造极铺平了道路。

  从蔚县剪纸艺术艰难而辉煌的历程上,就不难看出,在王老赏之前,蔚县剪纸虽已有多年历史,但其刀工粗糙,人物呆板,色彩点染上也相形见绌。对此,王老赏在吸收前辈的基础上,改革刀具,增加“阴刻”笔法,同时在点染上尝试色彩调配。经他改革后的蔚县剪纸,一扫过去千人一面、千篇一律、死板呆滞的模样,刀法凝练,场面生动,造型优美,性格鲜明;由他刻出的各类戏曲人物,生动传神,姿态优美,特别是他剪出的窗花色彩特别鲜亮,配色达到了精致如神的境界。

  综合而论,在王老赏从艺的40多年中,他先后创作和再创作了近千幅剪纸作品,成为当时剪纸艺人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剪纸艺术水平也达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此时,还是让我们听听国内名家对王老赏的赞许吧。郭沫若誉其为“永不朽的艺术”;茅盾赞其为“自有千秋”;老一辈诗人艾青见到王老赏的剪纸“爱如拱璧”;著名篆刻书画家钱君匋见了“不忍释手”;前任中央工艺美院老院长陈叔亮认为“王老赏的剪纸值得向美术界推荐”……

  鉴于王老赏的剪纸艺术成就,他逝世后,仍被接纳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又被授予“20世纪中国十大民间艺术大师”称号。

  同时,我们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王老赏之所以能取得划时代的艺术成就,首先缘于他是那个时期蔚县剪纸艺术的集大成者,而蔚县剪纸艺术在他手里完全形成了自己作为一个独立剪纸艺术品种的独特风格;其次是他的作品的确是一种让名家和百姓雅俗共赏,众口皆碑的典范。

  更为重要的是,他的作品不仅在我们这方热土上经久流传,还能在更为广阔的世界版图上经久流传。这就不能不说他的剪纸艺术魅力所在,正是因为他的剪纸艺术魅力所在,当那些在政治生态和经济生态骄纵或挤压下的民间艺术朝不保夕的时候,他的略带草根色彩的剪纸艺术,仍能以传统保留项目在民间流行,甚至反其道而行之水涨船高。这也就不能不说民间传统艺术的伟岸,而这种当之无愧的伟岸,恰恰是地域文化催生发芽的民间艺术生存基础。

  说白了,现在,我们最想说的是,面对外来文化元素的冲击,面对我们本地文化所遇到的局限和艰难处境,我们不要盲目的妄自尊大,更不能丧失勇气的妄自菲薄。我们要更加珍惜和呵护我们得天独厚来之不易的文化遗存和文化根基,以守土有责的使命感,更让传承到我们手中的历史文化薪火不断发扬光大!

  然而,从古到今,壶流河依然在向桑干河汇流的行程中。我们的笔墨也应该停下来,向近现代蔚县籍的“风流人物”致以崇敬的敬意。

  这样,我们就随着壶流河的血脉,走向了属于蔚县最早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播者张苏的视野。张苏,原名张若增,号希贤。河北蔚县人。受过中等教育。192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自从在火红的党旗下攥紧拳头,发出了自己的誓言,张苏就开始了他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光辉生涯。

  要说张苏的革命生涯,抗日战争时期才是他最辉煌的时刻。在烽火连天的抗战中,张苏长期参与晋察冀边区政府的领导工作,先后担任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委员,冀察区行政公署主任等职;同时参加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积极从事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各项建设事业,为他的革命生涯凭添了光辉灿烂的色彩。

  在抗日战争时期,张苏还与一位开国上将结下深厚情谊,他就是被毛泽东称为“人小鬼大”的著名战将杨成武。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是自古兵家的要领,当时的战况是,杨成武先头率八路军部队打开局面,张苏紧随其后,领导地方干部,深入发动群众,支援前线。正是张苏在后防巩固根据地政权、有力地支援前线,才让杨成武毫无后顾之忧,在晋北地区的雁宿崖、黄土岭一带,一路连战连捷,歼灭了日寇名将之花阿部归秀,打得日军闻风丧胆。以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张苏的运筹帷幄、后勤保障,才成全了杨成武抗战名将的大名。

  在此,我们不想再细说新中国成立后,张苏荣任察哈尔省人民政府主席,华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高官厚爵,我们只想说一段往事,来展现革命家张苏为人为官的品行和风采。

  那是1948年,张苏担任察哈尔省政府主席时,其父以卖布为生,“儿当主席爹卖布”的佳活,在张家口一带广为流传。

  说的是1948年底的一天,张苏的父亲张善臣老人冒着严寒,由家乡蔚县南洗冀村来到张家口找儿子。老子对儿子既疼爱又体贴,从不给儿子添什么麻烦,让儿子安心工作。张老汉走进政府大院,在人指点下,直奔张苏的办公室。张苏一见老父亲到来,喜出望外,连忙让座,递上一杯白开水。接着父子俩便拉起家常,儿子打听家里和乡亲们的生活情况,父亲询问儿子工作和生活情况。谈话中,张苏听出父亲这次进城是找工作的,便耐心安慰说:“爹,您都快到古稀之年了,就在家里安度晚年吧! ”

  张苏作为儿子是一片孝心,可是父亲一听就火了,大声说:“你怎么当上察哈尔省主席,就不管亲爹了!”张苏知道父亲说的是气活,一声也没吭,听老人家说下去。老人一看儿子没顶嘴,便缓和口气说:“人老雄心在,在家里闲不住,总想在有生之年再为革命出点力。 ”

  张苏听了父亲的一席活,觉得很为难:自己身为一省主席,给父亲安排个工作是没有问题,就是职务安排高了不成,低了也不合适,因为父亲是个“老革命”,对革命有过贡献,而父亲的革命历史别人不知道。

  原来,张苏父亲张善臣,于1937年就投身了革命,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救国会;1939年受边区政府委托,组建晋察冀边区银行;1944年到了延安,任陕甘宁边区银行出纳主任。1947年10月随军撤到灵邱县,曾担任灵邱县县长。他参加革命工作后,一直任劳任怨,吃苦在前,勇挑重担,多次受到上级的表扬。在延安时,逢年过节,周恩来副主席经常请张善臣老人到家里做客,称他为“张老伯”。1948年12月张家口解放,张善臣随军回到边区首府张家口。

  想起父亲转战南北的革命生涯,面对这位壮志凌云的老人,张苏半天低头不语。老人也察觉到了儿子为难的心情,便说:“你小子也别为我找工作发愁,实话跟你说吧,省委准备让我去省政协担任主席,或到银行任职。”张苏听后连忙说:“这样安排不合适吧,您当省政协主席,儿当省政府主席,工作起来有些不方便。 ”又说:“在家里我是您儿子,您说什么都好办;可在革命工作上,父子关系有时就不好处理了,您说是不?”老人听后觉得有道理,沉思了一阵子,说道:“这样吧,你替我向组织上说明情况,我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和重用,可我确实年纪大了些,我不在政府部门工作了,还是经商去吧。”老人的想法得到了儿子的同意。后来,张善臣老人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张家口市内开了一家布店,字号叫“蓝立号”做起卖布生意。

  1952年,张苏同志调到北京工作。其父张善臣携带家属也迁到北京城,还是以卖布为生。张善臣卖布的事很快传到周恩来总理办公室,周恩来总理知道后立即指示当时主持华北行政工作的刘澜涛,给张善臣重新安排了工作。

  “儿当主席父卖市”的故事至今还在张家口一带传为美谈。

  以上这个故事,是我们从我市文史专家左宝先生的一篇文章中摘录的。左宝先生也是我们崇敬的一位文史专家,他的这篇关于张苏的生活故事写得太好了,我们稍加删改辑录在上。

  说罢张苏,我们还想顺便说一下蔚县籍的抗日战士,他正是“狼崖山五壮士”之一的马宝玉。至今他英武的雕像还屹立在蔚县的城中,蔚县人民至今还缅怀他不朽的英名。从这一点上也说明,蔚县这块历史文化厚土,不仅培育出多姿多彩的民间风俗,还崇尚着壮怀激烈的血性和家国情怀。

  说不尽的蔚县啊,让我们无法停住我们的笔墨。在此,我们还想以简约的笔墨说一下清朝康熙年间蔚县籍名巨魏象枢。魏象枢,字环极,号庸斋。蔚州人。进士,官至左都御史、刑部尚书。魏象枢作为言官,敢讲真话;作为能臣,为平定三藩之乱立下大功;作为廉吏,他 “誓绝一钱”,甘愿清贫;作为学者,注重真才实学。后人以“好人、清官、学者”六字,对他的一生进行了概括。

  魏象枢是清初著名的大臣和学者,在清初的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魏象枢是一位事事以百姓为念、清正持法、奉公克己、才华出众的廉吏。尽管他的出发点是从维护清王朝统治出发的,但客观上有益于社会发展,有利于民生。他研究学问,重经世之学,同时以开拓的思想对传统之学进行反思,反对空谈义理,主张务实。这些让他成为清初有重要地位的政治家和思想家。史称清初理学名臣、直臣之冠,民间则敬呼他为寒松老人。

  洛阳亲友若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康熙二十三年,魏象枢因病终养在乡,“与乡中绅士十人联诗社”,名曰“萝山雅会”。社约仍以“不废明农课读”、“安于俭朴,何曾问山寻水”为宗旨,自始至终保持了“尚书门第,秀才家风”的品格。康熙二十六年七月三十日,魏象枢在“忠孝报国,勿玷家声”、“代全其美”的遗嘱声中安然而逝,终年70岁。值得一提的是,在大户官宦生前均为死后大肆铺张之时,魏象枢却力主薄葬,决不自备棺木。当魏家正为无棺木装敛发愁之时,妻兄李恒岳将“自备杉棺一具”送来。这时,魏学诚当即跪拜致谢道:“舅氏全始全终之高义,古人中亦不多见啊! ”为此,中华世纪坛特载魏象枢的美名。

  从历史文化的角度上看,的确,蔚县这方厚土上英雄辈出。可是,客观上蔚县还出了一个宦官佞臣王振,由他鼓动撺掇明英宗朱祁镇亲征的那场血战,导致了明军主力败北,他被瓦刺铁骑斩杀,还连带他家三族被后来争夺皇位的明代宗朱祁钰满门抄斩。

  奸宦王振的遭遇,比起明朝江南大儒方孝儒的遭遇,显然是小巫见了大巫。面对偏执而乖戾的永乐皇帝朱棣,方孝儒却面不改色地说:“杀我十族当属如何? ”嗜血成性的朱棣果然就杀了方的十族。这十族就囊括了方家的亲朋好友和师长弟子。

  这个丢尽了蔚州人颜面的奸臣王振,在此我们先按下不表,因为桑干河此时还没流淌到怀来大地,那场惊心动魄而又滑稽可笑的大战还没有正式拉开帷幕……

  (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寻梦桑干河、洋河》征文启事

  亲爱的读者,您是否记得一条河流对您的影响?您还记得童年在河边长大的光景?那河中的鱼虾、水草,是否让您怦然心动?爷爷讲的故事,是否还在心头?妈妈手中那一串贝壳,是否还珍藏在你的闺阁?……寻梦桑干河、洋河,你是否百感交集?请拿起您的笔,一起来抒写有关桑干河、洋河的故事吧!来稿投至xmei1226@sina.com或2891637804@qq.com

 
稿源: 张家口晚报 编辑: 郭洪杰  
  相关新闻
关闭窗口
领导风采
优秀单位 更多>>
一线声音 更多>>
美国寻求与中国建立结果导向建设性关系
京冀新发展 张家口市和北京市互派干部挂职
上半年张家口市民生支出同比增长15.21%
侯亮同志任张家口市委书记
白宫解游客拍照禁令 第一夫人手撕标语牌
张家口旅游 更多>>
张家口市政府新闻办“首届全市旅游产业发展大会”
怀来万亩海棠花进入盛开期
洲际大中华区第300家酒店张家口开业
访蔚县黄梅乡:小杏树变成村民的“摇钱树”
“冬奥体育文化之旅”启动仪式在下花园区举行
主办单位:张家口市委宣传部
备案序号:冀ICP备10001396号-1 技术支持:长城网
最佳使用效果:1024 x 768 分辨率 / 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以上